首頁
關於我們
新聞
教會資源
會友部落
禱告關懷
留言板
新手上路
友善連結
影音資源區
相簿資源區
富光避靜小憩
討論區
忠孝教會行事曆
主日講章
小組查經


留言板

發表留言


zoe    2009-03-23, 15:55:08 | 未填寫住址
怎麼繞著基督教喋喋不休
一晃就是幾千年了呢

哈哈哈, 這話聽來真爽!
( 有些"神學"根本是形上渣滓,
有些則是我愛的存在珍寶)

**

補充:
我喜歡倫理的安頓
但是, 如果”倫理的安頓”不過是
”規範式道德”的弱表述,
就敬謝不敏吧

皈依可以, 合一不必
人不能與系統合一
人不能與妻子合一
人不能與孩子合一
因為保持一點信仰距離, 可以呼吸

而過度強調合一委身,
對我而言, 遮蓋了公平與選擇
也使人失去誠實面對的機會
於是: 耍模糊, 空言泛語,
擺爛, 乾澀, 諸多變貌都出現了

除非一個牧師ㄧ個長老, 離婚,
不損其政治地位,
否則我不會相信倫理的安頓和真愛
因為太多社會強制力”做”出來的
怎能相信其選擇與內涵 ?

基督信仰能發揮的力量太大了
根本不必執著於一個點;
比如, 明天小映就要才藝比賽了
說實話, 和家長與學校打交道
比工作累100倍
因為你會對那些功利與官僚,
極度沮喪

但是,
我願痴人說夢相信正向循環的一天
因著基督
( 雖然還是很高興,
終於才藝比賽了, 終於解脫啦
我對自己要求不高,
能做到選擇性的愛,
已經可以拍拍手~實在太難愛~)

PS.
以前我跟Jesus哥哥
常常一起罵民權國小;
他罵到小孩都畢業了,
我罵到根本懶得理了,
我們都是社會性格強烈的人
這種感覺真令人懷念哩

我覺得信仰沒什麼好喋喋不休
倒是社會
該喋喋不休到死--還我靈魂來!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我需要一種倫理的安頓
這種對彼此關係或角色的界定與說明
能提醒我自己界限何在
這當然有[規範]的作用
你知道的
我並不反對或者排斥規範
相反的
我推崇能以導引合宜的情意與行為的規範

相同的
我們必須注意
這些規範常常是某些理念或價值的操作化定義
而這種實際效標actual criteria與理念效標ideal criteria之間的關聯性本身
仍然屬於不完美世界的一部分
偶爾 我們會產生效標污染
誤以為某些虐己或虐人的做法具有神聖的意涵
偶爾也會有效標不足的偏差
發現我們竟然找不到語彙來描述那些對價值理想的憧憬
彈性跟平衡仍然是重要的原則
堅持自己心中的夢 則是另一個重要的原則
真理終究是不證自明的
而且那些稱為真理的東西
必定為我們帶來一些格外的平安
同時揭露那些難忍的煎熬或掙扎
能呼吸很重要
能感謝很重要
這兩件事都不能出於勉強
相同的
有掙扎很重要
有歉疚很重要
而這兩件事不能在辯正中完成
只能藉由懺悔跟皈依

牧師不合適離婚 長老也是
事實上 結婚的人都不合適離婚
儘管政治地位並不是靠常規和合模來競爭
但是我們的確期待
他們能夠彰顯某些我們心目中的理想社會和成員

也許我們應該先問問那些離婚的牧師跟長老
對他們的離婚有什麼看法
這些說辭或背後的認知很可能比離婚本身的更適合判斷他們該不該繼續做牧師或長老

總有人不合適作牧師跟長老的吧
哪些可以當作判斷的標準呢
如何在個體的身上評估這些標準呢
或者
提出一個替代方案
能夠比指出一個不合適的現況貢獻更大咩

zoe    2009-03-23, 04:58:13 | 未填寫住址
補充一下
真的很喜歡你的那段話,
雖然表面上看和我是不同的,
但說出了我的心聲

怎麼說呢?
基督教中的左翼和右翼,
或者右翼裡面再分—保守和改革
其實某程度,
都是站在同一個理性化基點上

但是誠如龐哥說的—
如果人要到基督教來,
找理論和愛情, 那是找不到的

一個東西是什麼, 呼吸就好,
呼吸就知道了;
就像一個孩子是什麼,
你不必太愛她太杖責她,
那只會把她搞到面目全非,
也累死自己氣死自己而已

光潔很用力的談一些事,
是因為有人很用力的談這些事,
而我討厭這種談法

天下本無事, 庸人自擾之
而答案很可能不是正反合,
卻是溫柔長存
而已

PS.
這也算我當了十年媽咪的感想吧
我的溜冰教練跟我說,
小時候他媽媽唯一會對他說的話是:
“阿平阿, 回來了喔,
來喝湯吧”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Dear光潔

聽起來妳也可能是柔情似水
只是碰上了愛講大道理的夥伴們
你不搬出點什麼東西
好像也找不到可以傳達的媒介而已呵

我倒是對龐哥說的話有些許的保留喔
假如不談情說愛
為什麼要拯救醫治 為什麼要潔淨保守
假如沒有理論可言
就更難想像這麼些個大道理先生(就是偶爾把我大腦轉不過來的那些人)
怎麼繞著基督教喋喋不休
一晃就是幾千年了呢

但是你說的對
不是每個人對這些事都該窮究到底
尤其不該為了說道理
就把人生-不論是自己的 或是別人的
弄得四分五裂
甚或面目全非

於是
激辯如許
不如溫柔如許 體貼如許
說到這兒...
我的蛋糕呢

zoe    2009-03-22, 10:17:46 | 未填寫住址
對我來說
信仰的核心 甚或全部的議題
就是信仰的本身

而我耽溺在信仰本身的理解與實踐
的確更甚於這些議題

我多麼希望我們可以單純談天說地
天是耶和華的天
地也是他腳下的地
而我們如是之頂天立地
可以活出怎樣的熱情與顏色

**

我喜歡這些話
這些話也是
我喜歡阿藍哥和Jesus哥哥的原因

光潔對基督教的眷戀
從很小的時候開始
從自己唸過的新樓幼稚園,
寶仁小學, 輔仁大學
從少年時看過的刺鳥, 紅字, 教會

那是一種,對於--
cool且溫暖, 明亮且內省--
的愛戀

是印象式的
很純潔, 很可愛;所以就很美

zoe    2009-03-21, 15:39:56 | 未填寫住址
而且你知道嗎?
在這陣子和你的對話中,
(以及在,你告訴我
你會陪著我的這份心, 之中)
我已經不怨恨Jesus哥哥了

光潔非常討厭基督教道德
(太idea-type)
非常討厭基督教政治(太政治正確),
但是........
但是我愛這份心

我愛Jesus哥哥的心
也愛他對我多年的好,
無論什麼處理瑕疵;
如果不願意再見,
只不過因為--
珍惜他的信仰, 也珍惜我的感情;
如果當二件事無法並存,
也不願削弱,
天地依然開闊

世事並不美好,
就像你和我心中的神國
脈絡殊途,
但是喵喵哥哥很可愛--
這是我的直觀,
直觀當然有風險, 就像信任即風險

然而,
美好的風險是美麗風景

謝謝你
這是發自內心的一句話
你非神棍,
因為你給我的愛溫柔輕暖
(這是我的直觀, 直觀乃憑信心
:roll )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光潔小妹

今天我們教會舉行101課程
大家分享一些對宗教的體驗跟觀點
我感覺挺溫馨的
而且透過發現客觀研究跟皈依探究的區別
我們開始發現
要安頓自己的信仰體驗跟別人的宗教事實
實在需要一些特別的修養

關於惟獨恩典 惟獨基督 惟獨信心 惟獨聖經
不過是改教家的宣稱跟理念
缺乏了改教前期的歷史與神學脈絡
大多便有些距離與隔閡
聖經中心對你而言似乎是一種霸權
但是對長久歷史中的教會來說
卻是一種解脫
讓人可以從教會的權威底下找到喘息的空間
並且重新建立皈依的中心

我們之間的語彙很可能充滿歪斜
因為我們未必享相同的知識或傳承的基礎
對我來說
信仰的核心 甚或全部的議題 就是信仰的本身
從外部來看
有些社會學 倫理學或者其他可討論的議題
而我耽溺在信仰本身的理解與實踐
的確更甚於這些議題

也許我也用了某種賴皮的方式正在跟你說
我多麼希望我們可以單純談天說地
天是耶和華的天 地也是他腳下的地
而我們如是之頂天立地
可以活出怎樣的熱情與顏色
我並不想潑你的冷水
只是你所關心的題目對我而言
都是信仰本身的課題

弱智並弱能如我
能夠陪你多說兩句 已經難得
你果然可憐
得切換一些不同的頻道
畢竟這也是一種特權 一種體貼 一種服事
於是我可以大方地祝福妳
上帝必定在你的體貼與犧牲上恩上加恩 力上加力 阿門
(怎麼樣 我這個神棍扮演地還像話吧)

彼此都加油

zoe    2009-03-21, 14:04:58 | 未填寫住址
喵喵哥哥, 我必須對你承認
從六年前到今天
我沒有一次真的聽得懂如下的話:

我的確是聖經中心的
事實上於我而言
惟獨恩典 惟獨基督
惟獨信心 惟獨聖經

即使我說故事
也是說--
故事常常比論述
更像我們昭啟這些重要的信息
與主題

我也相信
信仰是一種回應 皈依

帶著使命的冒險
更甚於選擇或自主

一個能對話的牧師相當難得
我只能邀請人與我隨意說說
邀請人與我一同體驗
其他的
即使是責任
我也只能
帶著羞愧承認自己力有未逮
畢竟我是罪人
不僅情感上 理智上 連意志上也是

全然墮落如我者
非靠恩典與上帝的保守
多是誤人誤己而已呢

**

噯,
我多麼希望你可以用社會學的角度
跟我談一談
然後再拐回信仰的脈絡

但是看來是非常困難的ㄚ
我不是故意要跟你談得很近很深
只是因為那就是生活政治的素材嘛

Anyway, 還是很喜歡你的這段話
乾淨清楚扎實
跟阿藍哥很像

所以, 噯,
你知道我一定會愛與信任你的啦
只不過.........
好吧我知道你們對系統以外沒興趣
所以我必須自己切換腦袋
好可憐 :cry


484
條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