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我們
新聞
教會資源
會友部落
禱告關懷
留言板
新手上路
友善連結
影音資源區
相簿資源區
富光避靜小憩
討論區
忠孝教會行事曆
主日講章
小組查經


留言板

發表留言


zoe    2009-03-20, 02:59:05 | 未填寫住址
Dear Slim-cat,

關於你的回應
我覺得

第一 , 很欣賞, 因為你很清楚
像阿藍哥
(在這點上你很瘦)

但是呢,
如果這問題不是假設是實質的話,
你們就未必可以清楚啦
而以我的個性,
就會打你一巴掌永不回頭
(
我不會跟自己愛上的男生當朋友,
無論諮商室告解室都一樣
很多時候,
人做得了身體限縮做不了情感限縮,
這種不違規的" 朋友",
長期下來傷害更大

阿藍哥會說要嘛壓要嘛閃,
這是基督教標準答案
但是我的標準答案是:
承認--處理--協商

基本上,
光潔不認為你們的答案比較善良)

所以
所以我還是喜歡我的Jusus哥哥,
而且我可以罵你不能罵
雖然永不回頭

因為他的"道德瑕庛"乃是因為我
所以我愛他

第二, 真正的問題其實還在--
為何這叫道德瑕疵?
(在這點上你很肥)

你的古訓是你的抉擇,
不代表是基督徒共同的抉擇
除非這和基督寶血有必然關聯,
否則我看不出 Giddens為何不能
納入討論?

如果Giddens不能納入思想選項,
讀他, 為何?
又有怎樣的思想對話空間存在呢?

我覺得某教授廢話連篇正是因為--
他說了半天道德情感,
最後逼到底, 一樣是道德規範
而, 親愛的喵哥哥,
你說了一堆故事/ 寶血中心,
逼到底, 和聖經中心又有何不同?

思想對話是牧長的基本責任,
因為- 和你的自我限縮理由相同-
你們享有發聲特權

你在情慾上談以霸制霸,
在思想上談不談以霸制霸?
何以前者是認罪,
而後者不必認罪呢?
搞不好罪莫甚此哩

如果是我, 我一定會跟你清楚
一如你對我清楚,
因為情感的核心就是共同面對

古訓是古訓, 不是我-你,
我-你, 先在於古訓
這是我心中的真愛永恆:roll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Dear 光潔

我很欣賞你說的承認-處理-協商
只是一個不小心掉了進去
跟小心地讓自己掉進去
總是兩種不同的狀態
當然囉
如何面對掉進去的自己與彼此
則是另外一個題目了

至於道德瑕疵
我並沒有多說
只是自己的抉擇和安頓
不是嗎
你可不要給我安罪名喔
或者
你其實有所指涉
可以再與我說

我的確是聖經中心的
事實上於我而言
惟獨恩典 惟獨基督 惟獨信心 惟獨聖經
即使我說故事
也是說故事常常比論述
更像我們昭啟這些重要的信息與主題
我也相信
信仰是一種回應 皈依與帶著使命的冒險
更甚於選擇或自主

一個能對話的牧師相當難得
我只能邀請人與我隨意說說 說說故事 則是更好
邀請人與我一同體驗
其他的 即使是責任
我也只能帶著羞愧承認自己力有未逮
畢竟我是罪人
不僅情感上 理智上 連意志上也是
全然墮落如我者
非靠恩典與上帝的保守
多是誤人誤己而已呢
於是遇到有人共同面對
自然是一種福氣 一種恩典囉

哪裡不談
只怕你談的太高太遠
我不能懂...(你老用人名術語...)
也怕你談的太深太近
我承擔不住
你若是有點憐憫之心
請考慮幫幫忙
讓我 或者我們可以順利聽懂你吧
假如我們之間一定要夾一個人
也許夾上常青小組的媽媽
會比紀登斯要讓我覺的踏實點呢...

zoe    2009-03-19, 15:35:13 | 未填寫住址
Dear Slim-cat,

你的"倫理的安頓"
難道不是一種通過語言的霸權嗎?

素顏,
唯以霸制霸方可得之吧
如果你認為基督是素顏的話

我們可以通過Giddens減肥嗎?
我覺得牧長都很肥
但是基督很瘦

瘦子才能接吻ㄚ

PS.
Jesus哥哥是熱忱的實踐者
只不過...
想想看如果我和你感情很好
會怎樣呢?
會--
你跟我說秩序倫理與責任,
我跟你說協商倫理與愛情,
然後就模糊地帶
然後就--出問題誰扛?

一般人可以談的問題
有時候牧長只能有一個答案
一般人可以擔的事
有時候牧長不能擔
為什麼?
因為除了政治正確就是汙名化吧

如果是你, 你也不會做得比他好
因為問題不在你或他
在那個政治正確如此強固

你願意拆嗎?你敢拆嗎?
你不認為需要拆嗎?
通常神棍不會清楚表態
但是Giddens會, 阿多諾會
喵喵哥哥也會, 嗎
( 你可以不回答, 因為這問題
很打破沙鍋哩
不過是你自己要跟我說
故事/ 寶血中心的,
那麼我逼問你對右翼道德表態,
也是自然囉 )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Dear 光潔

若不通過「倫理的安頓」
我就不能叫你甜心
一種甜在心的情愫也不會帶給我真實的愉悅
於是 我不該對你模糊
正如 你不能對我清楚
我對自己是以霸制霸啦
侷限了自己的空間
也侷限了自己踰矩的可能
我感覺比較正面地處理或面對了我是罪人的事實
也感覺比較安全

如果我們感情很好
你一定是我的小妹或者一個慕道的朋友
不然
我實在不能想像
我因為自己、家人和朋友 都受不了這種曖昧
於是只好用「倫理」
來安頓彼此
在這種關係的說明之中
我或許暗藏了一些屬於自己的情愫或慾望
但總不至於模模糊糊
出了問題才來推託 言說情愛的不可捉摸云云

牧長與一般人的確有些不同
角色不就是這個意思嗎
我們因為角色而得到了一些特權
一些過了份的信任跟親密
於是
對某些話題或者感情的收斂
未必是為了政治正確之類的理由
也可能是正面地面對了這個事實
主動地用倫理安頓了彼此的險境

事實上
在諮商室裡
這個問題更是逼的我喘不過氣來
我老覺得這是麼回事呢
怎麼我的案主
每個怎麼都長得那...麼像前女友呢
你發現了嗎
我也是人 尤其像個神棍
容我先宣讀你的自由跟權益
然後告白我的懦弱跟無能吧
否則
別說我陪你聊聊
我們還是去找別人來幫幫我們吧 哈哈

我的道德很單純
單純到以為古人說的都是對的 真的
而且想辦法將心比心地去履行
即使偶爾勾動的慾望如斯
還是交給了克己復禮之類的古訓
嗯..我想說什麼呢
我可能被騙了
但是我自己可不騙自己呢 呵呵

zoe    2009-03-19, 03:37:23 | 未填寫住址
Dear喵喵哥哥,

告訴你我的悲哀,
也許是無形的信任

我的悲哀是一個場景
一個真實的卻令我感到無比空洞的場景:
有那麼一天,
一個人在他家煮一杯咖啡給我喝
他的妻子隱入室內某處
我們聊著聊著,
我告訴他昨晚我為他哭泣,
他的家堆滿雜物, 房價約一千多萬

我的悲哀是--
為何他的衣著做事都乾淨無比
感情卻如此模糊?
他說他愛她, 何謂愛 ?
他說他喜歡我保護我, 保護了什麼?

我的悲哀是--
為何在北一女台大的表象下,
是一張毫無熱情的臉孔,
為什麼認真工作慷慨捐款
就叫好基督徒?

我的悲哀是--
昂貴的房子裡面是什麼 ?
沒有渴望的愛是什麼?
只有體貼沒有代價的咖啡,
廉價得讓我想吐

如果我想要的只是--
乾淨的感情, 清楚的思想,
整潔的小屋,
不佔滿而帶有一點理想性的工作,
可以跳舞音樂畫畫創作,
是不是罪人?

如果那叫真理我叫罪人
如果那叫負責我叫風月
我不承認

我不任信這種虛無之道
不過是社會秩序與生產主義的混體罷了
以高度組織階層和形上謊言鞏固

這不是基督
以父之名乃誇大欺騙

以上
就是曾經我所親愛信任的人,
已成拒絕往來戶之因

你說不要定位左翼右翼,
然而基督無疆界,
特定系統卻有特定立場

有空你可以看看A.Giddens的
The future 0f Radical Politics
(超越左派右派/ 聯經)
有對溫和左翼思維的清楚勾勒

光潔不能接受的
第一
將特定系統變成一種社會強制性
第二
將選擇與個人風格養成
跳躍成道德問題
第三
挪用一點左翼詞彙且
完全不願聞其詳

就像此人,
將我當作一種生命裝飾性,
這不是一種探索翻轉,
不是感情,
不是誠實,
是dessert

我不喜歡吃這種甜點,
所以先將你假定為神棍,
因為喜歡思想甜點不喜歡思想根源
的人, 太多了

我認為思想對話是牧長
最基本的責任
但是對咖啡有興趣的人多,
對代價有興趣的人很少,
"信仰"於是乎,
是面擋箭牌, 吧 :?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Dear光潔

你說的這個男人 很隱晦 也很飄忽
有語言
但是關於語言的理解與實踐似乎與你相去甚遠
事實上
我並不難想像這件事情
有個學生跑來找我哭訴
關於他在街角發現男友與另一個女生的約會
他不能忍受地臨到現場狂嘯
你可以想像
這該是一場腥風血雨
但是卻結束的相當突兀 甚或詭異
這個女生呆在哪裡
無言
想抗議也無言
這個男生說
我只有說我愛你 並沒有說我不會愛別人
於是
我也無言

我認真工作且慷慨捐款
因為我相信
我的信仰要求我誠實以對
即使如此簡單
我也覺得充實

不該有人因為信仰 就竟然成為罪人的
託言信仰卻拒絕實踐的人
反倒不需要問到底他信的是什麼
只是不同信仰之間
難免會有
差別的指稱和論述

我說不要定左定右
是因為這些語言難免艱澀
而僅僅是語言或者術語
就已經是一種霸權
包括你邀請我讀書
就排拒了那些不能跟著你循循善誘的人
也有接近信仰 反省信仰
乃至於藉以安身立命的空間
紀登斯是一個與你分享了相似的思維風格的學者
於是對他而言
當代並不存在所謂後現在的課題
只有激進的現代性
凡事問到底
就需要區分論述和後設論述的問題了
這樣下去
你認為有多少人還能分享你的純真信仰呢
我無能 也不想這樣跟人說信仰
當然囉
聽聽還是ok的啦

至於你
當然不是點心
而是甜心
但是真要能要甜在心
也需要一種倫理的安頓
於是
你就把我當成神棍吧
我則把你當成一個慕道的朋友 或者一個年輕的小妹
當你抓著我談左談右的時候
我只想
跟你說說耶穌的故事
畢竟
故事比教義更接近耶穌 更接近真理與天國
而且可以提供一個
完全屬於你自己的信仰空間

zoe    2009-03-18, 02:01:11 | 未填寫住址
今天的時論廣場一篇文章
"經濟危機重創美人文教育"
再掀我的隱痛

人文教育的危機, 一方面是外在的
更多是自身的,
台灣人文教育太多冬烘濫竽充數,
沒有經過轉型正義世代交替的洗禮,
在歷史哲學藝術中養成的我,
只能眼睜睜看家園淪亡, 無能為力

拿一個最簡單的例子來看:
最近每晚我都在幫小孩排才藝比賽,
但是多年來, 學校不提供任何資源,
包括老師,時間,場地, 綵排,
而大部分的孩子課餘時間非常擠,
不是功課搞不定就是課外學習滿檔

但是請問, 為何我們要training?
training乃是為了技巧基礎,
而技巧是為了創造;
沒有什麼事比認真的幫助孩子完成
一份創造, 更美更重要!

就像我認為, 沒有什麼事比戀愛
更重要

如果一個男生只是喜歡我,
或者另一個男生只想和我共組家庭,
NO!
戀愛是看進一個人的眼睛,
放在心上, 沉入鼻息,
forever and forever

True love是一個聖名,
無法被輕薄與實用矮化

我們在人文中追求的是一個聖名,
智性與藝術, 乃是為進入永恆的殿
沒有思索就不會有道德,
沒有藝術敏感就不會有愛情,
所以聖經主義和清教主義,
抹殺了道德和愛情,
因為思考與藝術已然先一步被排除!

有一些training是不能免除的,
在思考性和音樂性上,
否則愛的內涵乾粗, 像海綿蛋糕

也許吧, 每當我不斷叨唸這種事時,
就像法蘭克福學派的老頭子阿多諾,
人見人厭, 固執嚴苛,
但是在我們的家園, 我們同根同死,
永不負心
我愛他!因為人文, 是深情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親愛的光潔
我先前給你回了一篇
但是我不知道為甚麼
那篇不見了
對於當代科技有點隔閡
大概就難免要因為這樣吃點虧囉
其實沒啥要緊的回應
只是提醒你
得給人家一點空間
免得一種深思與澄清的情愫
反而變成一種逼迫呢
我也喜歡阿多諾
尤其是他對獨斷性格的研究

zoe    2009-03-17, 01:46:00 | 未填寫住址
昨晚收到一盒36片裝
Godiva黑巧克力, 很開心

想起自己以前常送Godiva
但是曾經親愛信任的人
已成拒絕往來戶

其實還是時常半夜哭醒, 早晨哭醒
從認到不認是個痛苦過程
( 一個人在我心中
又是Jesus又是哥哥, 份量太重
重到0心防, 完全信任,打一開始)

無論哪方面的認
都是很恐怖的事(也很美好)

除了--為你鍾情, 傾我至誠--
( 這是張國榮一首歌的歌名)
這種事依然很恐懼之外,
我會盡力修復對人的信任

因著喵喵
因著基督
因著一盒Godiva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恢復信任是一條漫長的旅程
偶爾我們遇到好朋友
偶爾我們發現
所有的夥伴都有他們的限制
信任不只是我們自己的鍛鍊跟美德
也只有在我們遇見好朋友的時候
它才會顯出真正的價值
希望我們是彼此的好朋友
值得品嚐
也值得原諒
巧克力...
則沒有這個問題
就此而言
我比較喜歡後者...哈哈


473
條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