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我們
新聞
教會資源
會友部落
禱告關懷
留言板
新手上路
友善連結
影音資源區
相簿資源區
富光避靜小憩
討論區
忠孝教會行事曆
主日講章
小組查經


留言板

發表留言


zoe    2009-03-26, 04:45:02 | 未填寫住址
喵喵哥哥, 我喜歡你因為你是牧師
我討厭你因為你是牧師

你們永遠在胸前, 放置餅與酒
背後拿著聖經, 即其眾考察機構

我沒有辦法忘記,
光潔用誠懇對待,
然而你們擅於把別人
當思想誘惑情感誘惑,
自己則是真理英雄真愛赤子;
因此在我眼中
基督教是最本位主義自我中心的
玩意
而牧師長老吃人不吐骨

也許你不是, 我對你不公平
但是我有心理障礙,
你不是你
你是其他人的幽靈

我不要坐那輛金色馬車
更討厭白馬王子

我喜歡繽紛的花園
和布衣王子

為什麼不可以?
我討厭喀爾文
如果你是喀爾文和白馬王子,
或許我會欣賞你,
卻決不會靠近你

一將功成萬骨枯
我不喜歡當英雄旁邊的白骨與花瓶

那輛金馬車美則美矣
沒有思想空間表現空間情感空間
換做你是我, 也不會坐的

我當然選擇施萊馬赫與方濟
用膝蓋想也知道吧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Dear光潔小妹
你全部的喜歡跟不喜歡
都是自由的
沒有人可以限制你 或者要求你必須在這方面堅持或放棄
從另一個方面來說
也許聖經信仰對一個信徒如何面對或使用這些自由
有它自己的看法
倘若聖經中的故事或教訓提供了一些啟發
對那些信從聖經的人來說
這當然是一個很好的指路標
你的思考常常是辯證的
你對事物或概念的理解也常常是辯證的
但是我不知道是甚麼樣的因素
是你對許多的概念 名詞或人物
都一種定義式的 對應式的 指認式的符應
彷彿名詞 概念或人物本身
就必須或者有其對錯是非可言
事實上
加爾文很可惡 加爾文也很可愛
改革宗很暴虐 改革宗也很溫情
正如誡命往往能指出上帝的某些旨意
而誡命往往也將人帶到上帝的旨意之外
理解是一個突破這種隔閡的方法
但是我感覺
直到目前
這並不是你對基督教 教會 聖經 乃至於一些相關人物的取向
對你來說
他們似乎必然地機械 呆板 缺乏真誠或理想
也缺乏反思或者實踐的熱情
我很難想像
有人是為了謀殺自己而投入信仰的
但是對你而言
此時此刻的基督徒 尤其是那些皈依的基督徒
似乎是一群非常難以理解跟接受的對象
這實在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呢

zoe    2009-03-25, 03:49:24 | 未填寫住址
修正一下
所謂"恐怖記憶"必有美好一面
所以不是負面說法

事實上
因著進入點的conditions優勢
我拿到極大的容許度
和選擇性( 可以挑牧師 )
所以是很幸運
但是, 幸運可能是壓力--
比如我必須想
只有牧師才需要想的問題

你那篇文字, 對我來說
已經不是談倫理, 不是談操作效標
而是--我認為更根本的,
在價值效標
以及
價值效標可能嗎?

所以牽涉到對"信仰"二字的
認定與藍圖, 是個big idea

我大概會從施萊瑪赫和Macintyre
來談啦
這也一直是光潔比較感興趣的進路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關於價值
並不是基督教獨有的問題
所有關於人的宣稱
都難免帶著一種理想的人或者世界的價值或意義的指認
因而 當我說價值的概念與實際效標的時候
並不是要指認聖經的權威性或者實務性
而是要指出
那些用以說明價值的定義 概念的語言往往有未盡之處
只是這些受限的語言並未必限制我們對於真理或真實的捕捉或者掌握
因為真理常常是不證自明的
我們真正需要小心的是
不要讓語言或者概念限制了我們對真理的理解與投身
也不要讓誡命或者規條替代了真正的價值或理念
如果你也同意施萊爾馬赫
試著以普通詮釋學的取向來接近 或者理解聖經吧
你心目中 或者言談中的聖經
對我來說
實在非常詭異呢

zoe    2009-03-25, 01:21:16 | 未填寫住址
喵喵哥哥, 我承認我會怕

這些文字很好
但是喚醒我的恐怖記憶--
因為身處一堆牧師長老教授之中,
而被"拖下水"
(你們看是蒙恩,
進入上主的真理與恩典之中;
但我的感覺是一群人
用各種思想友誼情感的方式,
一步步收網,
我不能愛也不能不愛,
不知所措, 怎樣都錯,
那種感覺非常孤單無助,
即便周遭都是人,
然而我摸不清算盤, 好累)

你是我的好朋友, 但也是牧師
我會nervous

光潔喜歡離開一群人,
只和你跟阿藍哥在一起,
因為你們比較清新實在honest,
我可以安靜舒緩;
但是畢竟你們還是牧師!


容我逃避一個月吧
我會回應你

我承認自己對教會
一半愛一半怕, 我很怕"聖經根據"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Dear光潔

我感覺
只要你承認基督教未必得以你所指認的方式
存在別人的生命 乃至於生命處境之中
或許
很多的緊張或焦慮能回復它比較自然的狀態和強度
你的信仰太高太遠
不僅語言艱澀
概念也常常飄忽
這對很多人是辛苦的
尤其
從這個角度來界定信仰
難免排除了許多的人接近它們心目中的信仰的可能性
既然信仰於你而言
是一種主體詮釋
就讓互為主體性的溝通情境來為屬於個人的當代信仰開闢空間吧
除卻要求一種我們家隔壁阿媽也能分享的信仰
我到目前為止
我並不要求你必須接受甚麼 或者信從甚麼呢
是吧
別太急著說你的焦慮或猜疑
偶爾
傾聽也是一種表達 一種證明

zoe    2009-03-24, 15:03:48 | 未填寫住址
具挑戰性的回應
而且寫得很棒
(衷心讚美, 包括--
嚴肅, 理路, 文筆)

思考一個月再回你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光潔小妹

一個月...
你是說..你會暫時消失一個月嗎
這樣..我的蛋糕呢...

zoe    2009-03-23, 15:55:08 | 未填寫住址
怎麼繞著基督教喋喋不休
一晃就是幾千年了呢

哈哈哈, 這話聽來真爽!
( 有些"神學"根本是形上渣滓,
有些則是我愛的存在珍寶)

**

補充:
我喜歡倫理的安頓
但是, 如果”倫理的安頓”不過是
”規範式道德”的弱表述,
就敬謝不敏吧

皈依可以, 合一不必
人不能與系統合一
人不能與妻子合一
人不能與孩子合一
因為保持一點信仰距離, 可以呼吸

而過度強調合一委身,
對我而言, 遮蓋了公平與選擇
也使人失去誠實面對的機會
於是: 耍模糊, 空言泛語,
擺爛, 乾澀, 諸多變貌都出現了

除非一個牧師ㄧ個長老, 離婚,
不損其政治地位,
否則我不會相信倫理的安頓和真愛
因為太多社會強制力”做”出來的
怎能相信其選擇與內涵 ?

基督信仰能發揮的力量太大了
根本不必執著於一個點;
比如, 明天小映就要才藝比賽了
說實話, 和家長與學校打交道
比工作累100倍
因為你會對那些功利與官僚,
極度沮喪

但是,
我願痴人說夢相信正向循環的一天
因著基督
( 雖然還是很高興,
終於才藝比賽了, 終於解脫啦
我對自己要求不高,
能做到選擇性的愛,
已經可以拍拍手~實在太難愛~)

PS.
以前我跟Jesus哥哥
常常一起罵民權國小;
他罵到小孩都畢業了,
我罵到根本懶得理了,
我們都是社會性格強烈的人
這種感覺真令人懷念哩

我覺得信仰沒什麼好喋喋不休
倒是社會
該喋喋不休到死--還我靈魂來!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我需要一種倫理的安頓
這種對彼此關係或角色的界定與說明
能提醒我自己界限何在
這當然有[規範]的作用
你知道的
我並不反對或者排斥規範
相反的
我推崇能以導引合宜的情意與行為的規範

相同的
我們必須注意
這些規範常常是某些理念或價值的操作化定義
而這種實際效標actual criteria與理念效標ideal criteria之間的關聯性本身
仍然屬於不完美世界的一部分
偶爾 我們會產生效標污染
誤以為某些虐己或虐人的做法具有神聖的意涵
偶爾也會有效標不足的偏差
發現我們竟然找不到語彙來描述那些對價值理想的憧憬
彈性跟平衡仍然是重要的原則
堅持自己心中的夢 則是另一個重要的原則
真理終究是不證自明的
而且那些稱為真理的東西
必定為我們帶來一些格外的平安
同時揭露那些難忍的煎熬或掙扎
能呼吸很重要
能感謝很重要
這兩件事都不能出於勉強
相同的
有掙扎很重要
有歉疚很重要
而這兩件事不能在辯正中完成
只能藉由懺悔跟皈依

牧師不合適離婚 長老也是
事實上 結婚的人都不合適離婚
儘管政治地位並不是靠常規和合模來競爭
但是我們的確期待
他們能夠彰顯某些我們心目中的理想社會和成員

也許我們應該先問問那些離婚的牧師跟長老
對他們的離婚有什麼看法
這些說辭或背後的認知很可能比離婚本身的更適合判斷他們該不該繼續做牧師或長老

總有人不合適作牧師跟長老的吧
哪些可以當作判斷的標準呢
如何在個體的身上評估這些標準呢
或者
提出一個替代方案
能夠比指出一個不合適的現況貢獻更大咩


473
條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