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我們
新聞
教會資源
會友部落
禱告關懷
留言板
新手上路
友善連結
影音資源區
相簿資源區
富光避靜小憩
討論區
忠孝教會行事曆
主日講章
小組查經


留言板

發表留言


zoe    2009-03-29, 02:10:13 | 未填寫住址
你發現了嗎?

他和那一位, 多麼相似
未婚成孕,貧窮,另類語言,飛躍,赤裸,天份,追求,反抗,受背叛,沉入

更相似的是,
他們從來都不知道真理是什麼,
而且一直相信著, 那個隱約的truth, 內在於且外在於自己的, 為自己把握, 且將要把握, 且必要把握

於是passion

你看得出這看教會態度有多大距離嗎 ?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基督耶穌與凡人何其相似
事實上
他正是百分之百的凡人
正如聖經上所說的
他凡事與他的弟兄相似
他飢餓 貧窮 奮鬥 挫折 反抗 遭受背叛
亦曾經信心軟弱 甚若跌入黑暗深淵
我完全相信
他的身高恐怕不如我 智商自然比我稍差
遭人誤解不在話下
感情路應該也坎坷
只是真理於他並非遙遠
正如你我並非完全不能觸及真理
乃在是否願意面對 願意投身
將自己的靈魂交託在上主並他恩典的旨意之中
他也需要信心
正因為信心
他與上主同行
並且成為所有皈依於他的人得救的泉源(希伯來書5:5-10)
我誠然渴望效法他的榜樣
只是承認自己力有未逮
並且相信他所宣告的
在他裡面有重生 有復活 有全新的自我
於是
我在基督裡 從新出發

zoe    2009-03-28, 15:30:21 | 未填寫住址
與您們分享, 我所愛的一朵花魂,
尼金斯基日記, 是光潔甚愛的一本書
雖然是半囈語狀態, 然而他自言自語喃喃的基督, 為我所繫
( 為我, 基督的精神質地, 更近於瘋子, over的, 非理性, passion)

**

對七○年代、八○年代台灣的文藝青年來說,《尼金斯基日記》是影響非常深遠的一本書。這是一位天才藝術家即將崩潰前的心靈告白,在清醒與瘋狂間拉鉅掙扎的情感和思緒,讓人不禁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


他以如孩童般簡單而略帶笨拙的語法,寫出他童年跟母親相依為命的回憶、他在情感上的創傷(他和經紀人狄亞基列夫之間的曖昧關係),以及他和妻子之間的矛盾情結等等,此外他也寫出幾場饒富詭異趣味的夢境(他在雪地裡的散步),成為今日我們了解他精神世界的豐富素材。


談到尼金斯基,世人想起的除了他那如飛翔般的神奇舞姿,還有就是他那充滿曲折的悲劇人生。


尼金斯基1888年出生在烏克蘭的基輔,父母都是原籍波蘭的舞蹈家,尼金斯基排行老二。當時芭蕾舞者的地位很低,薪資也很微薄,女性舞者一旦懷孕就會被舞團開除。尼金斯基的母親就是因為懷孕而失去工作,父親則繼續待在舞團中四處巡迴表演。後來,父親跟另一位女舞者同居,偶爾才寄錢回家,因此他童年生活非常拮据。


或許因為營養不良,尼金斯基長得非常瘦小,即使長大後成為偉大的舞蹈家,身高也不超過五呎四吋(大約162.5公分)。他哥哥小時候從窗台跌下,傷到腦子,母親便將所有期望放在他和妹妹身上,期許他們日後能成為傑出的舞者,他的童年幾乎就在嚴格的舞蹈訓練中度過。

但尼金斯基在舞蹈上卻具有非凡天賦。當他十歲申請進入彼得堡帝國芭蕾舞蹈學校,差點因為太瘦弱而無法過關,全靠母親的關係才勉強通過,到了面試當天,他那爆發力十足的跳躍動作,讓全體老師驚為天才兒童,不但錄取還讓他跳級學習,一路順利進入皇家芭蕾舞團,十七歲就被舞團首席安娜帕洛瓦欽點,成為她的雙人舞搭檔,被公認是全俄最具天份的男舞者。


但這位在舞台上飛躍自如的舞蹈精靈,碰到現實生活卻非常無能:他在語言溝通上一直有很大障礙,要費很大的勁才能讓別人了解他的意思;他沒有社會規範的概念,常常擅自創作舞步,或更改服裝(他不喜歡穿太多衣服跳舞),舞團負責人往往在演出前才發現他幾乎裸露著身體就要上台。他這些舉止經常觸怒校方,因而得到許多警告和批評。


在他十七歲成名之後,父親有一次約他吃飯,卻帶著情婦同來,尼金斯基不願背叛母親,憤而離席。父親一怒之下,從此不再寄錢回家,家裡的經濟重擔全落到尼金斯基肩上。就在此時,俄國最有名望的藝術鑑賞家狄亞基列夫出現了,不但賞識他的才華,在生活上和經濟上提供照顧,在情感上更將他當成小男友般呵護。


他倆很快就一起同居。


對尼金斯基而言,狄亞基列夫所給予的不只是愛情,還填補了他一直缺乏的慈愛父兄的情感。狄亞基列夫同時也擔任保護者的角色,提供並維護一個不受外界干擾的創作環境。1909年,尼金斯基二十一歲,狄亞基列夫帶著以尼金斯基為首的舞團,遠征巴黎,並展開他們世界性的輝煌舞蹈生涯。


當時巴黎仍是西方世界首屈一指的文化重鎮,征服巴黎就等於征服了全世界。尼金斯基天才橫溢的舞蹈,讓全巴黎人為之癡狂;這次表演造成了歷史上罕見的轟動盛況,尼金斯基這個名字從此長留在世人心中。他渾身上下散發著勾魂懾魄的藝術氣質,不論跳什麼角色,都可以賦予它獨特的靈魂,譬如在「天方夜譚」中的埃及奴隸,滿身慾火,一雙眼睛在黑色之中燃燒;「彼楚虛卡」(Petrouchka)中那個受盡班主虐待,永遠在冷漠中遭受歧視的傀儡木偶;以及「玫瑰花魂」(Le Spectre de la Rose)中,在觀眾驚嘆聲中躍入夜空的花魂。


兩年後,在狄亞基列夫的鼓勵下,他開始創作編舞,陸續發表了〈牧神的午後〉、〈春之祭〉、〈遊戲〉三齣舞作。但他的舞作太過前衛,對性又太無禁忌,引起極大的爭議,毀譽參半。〈春之祭〉第一次公演時,觀眾分為兩派站在椅子上互相對罵,最後只好出動警察來維持秩序。


狄亞基列夫的舞團雖然以前衛自居,但尼金斯基的作品還是讓團員們難以消化,許多動作非常詭異,加上他的語言能力不佳,無法表達編舞的內容,只好親自跳每個角色的動作示範給每位團員看,使得新舞碼的排練進度一再延宕,很多舞者陸續跟他鬧翻,留下來的完全是因為狄亞基列夫的緣故。


尼金斯基從小就非常孤立,在皇家芭蕾舞團和狄亞基列夫的舞團中也是如此,只有妹妹尼金斯卡是他最大的支柱。後來妹妹結婚,對他無疑是一大打擊。

狄亞基列夫雖然在創作上全力支持尼金斯基,但在情感上並非絕對忠誠,他甚至曾經邀請其他人一起參與性愛遊戲。然而,真正促使尼金斯基和狄亞基列夫決裂的,卻是尼金斯基魯莽的結婚舉動,以及他的太太羅茉拉。


羅茉拉的母親是匈牙利知名的女演員,所以羅茉拉經常隨心所欲出入各個藝文沙龍。她在布達佩斯看過尼金斯基的舞蹈後,就傾心追逐舞團的蹤跡;後來,她更不惜賄絡進入舞團充當女舞者,但其實她對跳舞一竅不通。即使費盡心機,但在狄亞基列夫的嚴密隔離之下,她還是沒有機會接近尼金斯基。直到有一次要赴南美公演,狄亞基列夫害怕坐船(前一年剛發生鐵達尼號事件)不願同行,羅茉拉終於有機會接近心上人。


尼金斯基缺乏獨自生活的能力,平時不是被母親或狄亞基列夫保護著,就是有妹妹陪伴。但這趟南美之行,狄亞基列夫不在身邊,妹妹又懷孕待產,空洞寂寞和驚慌的感覺啃噬著藝術家極度敏感的靈魂,沒有多想,尼金斯基就和相識才一個多月的羅茉拉結婚了。


尼金斯基一直以為羅茉拉是女舞者,兩人有共通的領域和興趣,沒想到羅茉拉根本不懂跳舞,婚後不久兩人關係就陷入冰點。尼金斯基開始陷入周期性的沮喪症狀--我們可以推測,他已經出現輕微憂鬱症的傾向。


婚後的尼金斯基和狄亞基列夫關係破裂,他首度必須面對最不擅長的種種現實問題:他要成立自己的舞團,卻連最基本的簽約規則都不懂;常常演出後拿不到酬勞;找不到團員,除了靠妹妹和妹夫的親情相挺,只好臨時找一些年輕舞者來湊數,但這種組合當然通不過他那極端的完美主義要求…。結果,在英國公演到一半,尼金斯基就病倒了,病癒後,英國劇場方面卻決定取消所有演出計畫,陷入絕境的尼金斯基只好跟著妻子搬到匈牙利投靠岳家。


1915年前後,歐洲陷入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炮火,藝術活動幾乎停擺,尼金斯基只好赴美尋求演出機會,沒想到又是另一次挫敗的打擊。當時美國仍是文化落後、思想保守的國家,尼金斯基的舞蹈過度前衛,服裝又怪異,一路上噓聲不斷,排定的五十五場演出,不是細節敲不定,就是宣傳有問題,有時現場只有兩三位觀眾。美國演出回來之後,尼金斯基又崩潰一次。每次崩潰,都將他推向更深的憂鬱風暴。


1917年,尼金斯基再度到南美洲公演,這是他最後一次站在舞台上。1918年他精神疾病發作,當時的精神醫學將他診斷為「神經衰弱」,並認為起因於過度疲勞,將他送到瑞士的療養院休養。就是在這段時間,他密集寫下四冊筆記,真實捕捉他當時內心的紛亂和痛楚。


此後三十年,他未曾離開過療養院的世界,直到1950年在英國的療養院過世為止,享年六十歲。一位絕世天才,在塵世間綻放短暫卻耀眼的光芒,此後就隱身到精神疾病的寂靜中,默默過完他的一生。


但其實在療養院的三十年間,他仍一直在創作,只是因為欠缺語言能力,所以他都用素描來紀錄舞譜,但他的圖像不符合人體解剖學,讓後人很難想像那些動作要如何跳出來。目前這些寶貴的作品都有專人研究並試圖加以重建。在尼金斯卡回憶錄裡,她提到每次去精神病院看哥哥時,唯有提到舞蹈,尼金斯基的眼神才是閃亮的。這其實才是尼金斯基的悲劇所在:他那絕世的舞蹈才華,是跟他的生命密不可分的;與狄亞基列夫的決裂,提早枯萎了他的芭蕾舞世界,也使他的生命枯萎了。

zoe    2009-03-28, 07:13:37 | 未填寫住址
不是很了解改革宗長老教會,
但是民生社區的聯合二村教會, 是 Jesus哥哥成長的地方,
也是小映幼稚園的園長爺爺奶奶曾經相與,
對我而言, 他為我教育了孩子最初的生命品格,
也伴我立足生根

改革宗是非常強調委身的所在,無論是思想上情感上,
若你在之中,他如此的相愛保護,有一種友伴式的長存的美;
然而若你在之外, 幾乎沒有切入空間;
若你猶抱琵琶, 他不會允許你的價值判斷, 因為他是中心化的

我的想法, 是以自由主義搭平台,
在其中, 可以有個人的皈依或風格形成,
外部標準只有自由主義原則, 而信仰則是內在的事

你和Jesus哥哥的基本想法, 是以聖經搭平台,
在其中,可以有一種教團式的集體意志體現,
信仰儘管是內在的事, 卻必須有許多根據聖經的外部判準, 以維繫教團純粹度

這樣說, 如果你採舞蹈的最寬義--
身體與空間的對話關係,
鄧肯就可以打赤腳

如果你採信仰的最寬義--
人與存在的對話關係, 再加上齊克果"愛在流行"中提出的二條:
誡命一, 愛主
誡命二, 愛鄰人
那麼光潔就不必穿鞋

基本上, 改革宗要求浪子結婚, 採最緊縮義,
但光潔是不折不扣的出軌浪子,
不談戀愛不東想西想會死;
對我而言的愛主, 是愛存在(Being);
對我而言的罪, 是與存在的斷裂;
對我而言的救恩, 是當整體意識(我--你意識)通過基督寶血, 而進入了歷史之中;

為我, 自由主義什麼也沒說, 所以我們需要基礎訓練,
思維上與音樂上, 然而重點在, jest basic

沒有具體教導的訓練,不代表不嚴格,
只不過多所留白, 話不說到實

改革宗不是潑墨畫, 這是他的篤實之美;
然而改革宗同時是一位體格勁健的美女, 你敢跟美女談戀愛嗎?
她上位我下位, 小生怕怕
( 嗨, 美人兒, 偶素大男人主義者哩)

PS,
我願意古典鋼琴, 而且摯愛, 卻不願惟獨古典
我願意改革宗芭蕾舞團, 而且摯愛芭蕾,
卻不願惟獨芭蕾, 更不願若--當尼金斯基失去靈魂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改革宗是一個主張神本主義的傳統與社群
強調上帝的主權與他在歷史中的參與
是理解改革宗的適當架構之一
是對照其他的宗派或神學主張
當然
倘若是指廣義的改革宗 即含括了路德 墨蘭頓等人的傳統
則更適合對照其他的古典宗派 像是天主教 東正教之類的
信仰很可能是純然內心的事
但是宗教則未必
事實上
恐怕並不存在一種毫無外部判準的古典宗教或教團
這樣
就不關乎跳舞用不用鞋
而在乎哪一派在跳舞
他們對舞蹈的理解與實踐又如何
對我而言
愛主即熱愛存在
罪即與存在斷裂
信仰亦是通過與基督的聯合而重新投入歷史
只是我不將這些停在想像或者私己的操練
而將之投諸於傳統與社群之中
至於大男人主義
我倒是與你有些不同
我樂意成為女性
尤其是以女性之姿的一部份來參與基督的生命
畢竟聖經的確以夫婦之倫來形容基督與教會之間的關係
你發現了嗎
我們偶爾定義信仰
偶爾讓信仰來定義自身或身旁的人群
偶爾
我們反思這些定義的活動背後的意義或隱喻

zoe    2009-03-28, 03:02:04 | 未填寫住址
情人式的戀愛,
是一種必然疏離的戀情,
因為彼此有些不可拿掉的根基/ 包袱
而所有的戀情, 都有一種朝向合一的本能欲求

因此,"出軌"本身, 就帶著一種不完全性, 一種不完滿
它的本質就是被背叛的
以及因著被背叛而來的反作用力-- 更急切的探問和相擁

情人式的爭執, 帶有一種新鮮未知的特質
相對於家人式的爭執, 帶有一種貫常性的疲態

情人式的戀情, 必然甜蜜又悲哀
有一種虛空
和一種超越時空

跨文化何嘗不是如此呢?
於是呂哈絲的那本小說

zoe    2009-03-28, 02:30:39 | 未填寫住址
這是一件很矛盾的事
當一個人在全然"現代"
的思維模式下成長

一方面你想知道它的盲點
所以去到他方
一方面你可能不自覺的
對他方有種潛在敵視

也可能你對某些字眼特別神經質
因為那會令你特別的感到自身基礎可能被拿掉
就像
你會不會懷疑跟一個女生接吻時
她會咬你一口呢?

大概人都喜歡情人而且防備情人
愛妻子而且有點疲態吧
你也會防備自由主義
就像我防備基督信仰阿

可能是一種outsider的疏離感吧
然而你們對我而言
的確是很親的, 感情上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Dear 光潔
如果你的自由主義能夠有些註解 說明或見證
畢竟我是如此熱情
且有些許來自無知與單純的敦厚
我很願意傾聽並試著理解
但是如果我必須瞭解什麼是自由主義
才能與你交流信仰的觀點或體驗
我們之間的疏離就未必是防備與否之類的議題
而更可能是我對於論述或論辯的抗拒
或者你對於針鋒相對的論述競爭的熱愛
這對你我溫情的交流沒有妨礙
但是要真正談的上溝通
還真是在水一方 咫尺天涯呢


473
條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