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我們
新聞
教會資源
會友部落
禱告關懷
留言板
新手上路
友善連結
影音資源區
相簿資源區
富光避靜小憩
討論區
忠孝教會行事曆
主日講章
小組查經


留言板

發表留言


zoe    2009-04-05, 00:32:18 | 未填寫住址
親愛的喵喵哥哥,

這是一個咒詛

**

如果沒有婚姻, , 我會愛他到盡頭
如果沒有切蛋糕, 我會相伴他的腳蹤

我可以跟你說, 厭惡一個人不看見自己的無能與懦弱, 厭惡白馬王子與金色馬車
但是你怎麼知道我不知道喀爾文的可愛?
事實上我欣賞一個人看不見自己的無能與懦弱
我依戀乾淨篤實的胸膛

親愛信任, 從第一天到今天都沒有改變, 也不會改變
這是我的難堪眼淚與非逃不可

**

我對基督教的認真, 遠遠超過自己想的要的預期的
因為祂它是他的命, 是他的glory
我愛上了一個在榮耀中生命裡生活上, 都沒有任何空間可以給我的人

我的基督信仰沒有他是不可能的, 他沒有基督信仰是不可能的
就算我聽的是你講的道,
你怎麼知道我領受的不是他的氣息?

**

這是一個咒詛
基督教是一種過份巨大的力量, 是我無力承受的
我很害怕, 這不是我的命是他的命, 我要逃

任何美好都可以割捨, 我要逃亡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親愛的光潔小妹

我想跟你分享一個關於[如果]的小秘密
因它看起來無傷大雅
但是我感覺
它常常正是一個咒詛
把我們綁在一種不能改變的過往
比[早知道]還要更恐怖
因為[早知道]已經把我們帶向一個[眼前的現實]
而[如果]卻狠狠地將我們拋向[不能有所作用的失落之夢]
生命中有一兩件[很重要]卻[做不到]的事情
已經夠恐怖了
但是[如果]是一個無言的殺手
讓我們在心智中凋萎如花 枯蔽如草
一次又一次
彷彿沒有盡頭

你一定欣賞加爾文的
每個人都有可愛之處
但是請不要說[欣賞一個人看不見自己的無能與懦弱]
這實在顯得難以理解
親愛的
我不能完全明白你的眼淚與難堪
但是這個禮拜有一個人與你同行
耶穌也是這樣陪伴那個世代
直到如今
於是
你有伴侶的呢

zoe    2009-04-03, 23:56:03 | 未填寫住址
喵喵哥哥, 昨晚我和小映共同決定 ,直到她上國中以前, 都不會去教會, 無論怎樣的教會
事實上, 我對教會的觀感, 已經由親愛信任轉為鄙視厭惡了
我可以做出最佳風度, 也喜歡你和阿藍哥, 甚至, 我們家族除了爸爸和叔叔是堅定的反教者之外, 其他都是基督徒, 並有一位堂弟一位表弟, 分別於美國與台灣獻身傳道
我並不覺得教會是壞的, 卻有很大的陰影--我不能不相信他是: 口蜜腹劍,高高在上,沾沾自喜,以鄰為壑

陰影, 就是陰影; 除了時間淡忘, 徹底排除, 沒有其他辦法; 教會是我心中的癌症, 不興起比喚醒好

這樣的留言, 亦是治療適可而止
就說我糊塗吧, 那也好ㄚ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Dear 光潔
我再次看見你用了[共同]這個字眼
而且得鼓勵你在自己心底主動地取消這個字眼
因為你對小映負有教育與照養的責任
於是按照自己的認知與意旨來照顧她
但是你得注意
他並未擁有那些屬於你的陰影
除非你決定將自己的陰影壟罩在他身上 他並不需要抗駁或者拒絕些什麼
因而
你需要的是決定是否邀他陪伴你
而非與他[共同決定]
這個字眼對他來說
或者太輕浮 或者也太沉重了呢

至於陰影
聽說它偶爾就會來
偶爾也會走
如果你早看見陰影的界限
只消一步
頂上也就是藍天呢
要是能跑的快一點
它還給不上你呢

zoe    2009-04-03, 05:41:05 | 未填寫住址
知道我為何會做白馬王子和布衣王子的對比嗎?

布衣王子是阿藍哥和你, 你們對我誠實, 告訴我自己可以承擔的和不能承擔的

白馬王子永遠告訴自己, 他可以承擔一切, 卻不承認自己的無能與懦弱

白馬王子只愛惜自己的羽毛, 而你們愛惜人, 愛惜我;你說我一定有個故事, 我的故事就是這樣而已

罹癌四階段, 不相信,憤怒,接受,面對與釋然
我從搞不清楚是癌症還是Godiva,一直走到了最後階段, 是阿藍哥點醒我, 是你帶我走到乾淨地, 揚棄了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嗯...我猜我會跟兩萬個人說
有人說我是[王子]....
我猜
該有九十趴的人會在後面加上另一個字..[麵]
而且我很可能不以為意
甚至以為歡喜
因為
我 非 常 喜 歡 王 子 麵
也很喜歡那個開口笑 帶著小帽子的笑臉喔

[揚棄]是一個屬於辯證哲學特有的名詞
我猜
你也許也是跟著這條思路
對當下的狀態下一個暫時的註腳吧

zoe    2009-04-03, 02:14:56 | 未填寫住址
http://www.nan.com.tw/search1.asp?param=沈哲哉&do=painter&timg=artistbg.jpg&title=沈哲哉畫作欣賞

關於發現--生命的再創造, 那就是truth
執著是必要條件, 但是誠實與敏感才是充分條件;無誠實則無敏感, 無敏感則不能誠實
小學階段擁有恩師如許, 是我一生的祝福

光潔十分確信自己明白什麼是老師;我以巨大的愛意來愛老師, 也以巨大的不屑來不屑仿冒者

每當敎小映畫畫, 都會依主題不同給出大師畫冊, 例如昨晚我給的是--Degas
但是重點不在臨摹, 卻是觀察--
他的佈局,設色,筆觸, 畫中的味道, 可以聞出來, 那是畫者insight的生命烙印

我相信基督從未說盡愛與連結,因好老師從不要肖似, 好老師是藝術家, 並願意你是藝術家
如果一本福音書, 讀到失去敏感與誠實, 剩下一團權力花絮, 光潔根本不認為實體教會, 是基督身體

基督的肢體, 萬世家業,在於那些以誠實敏感為第一生命的人
捎來信息

基督是愛的動力學, 不是愛的滿全;福音是生命仰望, 不是生命的滿全;
光潔對你吐實-- 之於我, 言說後者是賊船, 動力與仰望乃方舟

但願你身在賊船而方舟
但願我大海不繫, 卻有方舟同行

**

這是小時候媽咪敎我的歌, 送你:
懇求慈光導引脫離黑蔭, 導我前行
黑夜漫漫我又遠離家庭, 導我前行
我不求主指引我遙遠路程, 我只懇求, 一步一步
同行

**
[牽涉個人評論...我就先刪節啦]

喵哥, 莫說我糊塗固執, 莫說我高遠而不經驗性, 若不以概念對抗概念, 不提"否定式信仰""世俗倫理""詮釋性信仰--insight把握", 他們怎麼玩?
他們說 : 真理已然顯明, 遵行主道,不遵守聖經的乃是自我中心與淫亂...是他們, 還是祂們??

福音之美, 早已失喪於眾染指之手,是好人殺了他的生命, 也是聖化令好人殺人

PS.
喵, 你的個性穩而開朗, 我的個性非常敏感放不開; 所以, 所以其實
我支持你拿教會資源成基督血肉,但是我自己--

寧願簡簡單單沈哲哉, 他的煙草味
寧願漸漸單單你, 我們以白吐司為誓言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Dear 光潔

有空的時候
我再上你恩師的網頁去逛逛囉
你應該跟我們一起讀讀福音書
而且讀給我們看
看怎樣是讀到失去敏感與誠實
只剩下一團權力花絮
怎樣又是讀出生命的氣息或信息
畢竟
沒有差異 很別分辨或者為自己下定義呢
很久很久以前
就有人分別[看不見的教會]與[看的見的教會]這兩個概念
我猜
不認為實體教會能代表基督身體的
你應該遠遠地在排行榜之外呢
於是
不斷地重新閱讀並且帶著好奇來發現福音的內涵
能夠給自己 給同伴 甚至給教會帶來挑戰與洗滌

我很喜歡你媽咪教你的歌喔
你來吧
我唱給你聽:
懇求慈光導引脫離黑蔭 導我前行
黑夜漫漫我又遠離家庭 導我前行
我不求主指引我遙遠路程
我只懇求
一步一步導引
真美的禱告呢 是吧

關於[以概念對抗概念]云云
我沒什麼評論或回應
也評論不出什麼東西
就我所知
真理常常並不是越辯越明
因為語言只能是真理的載體
而不能定義真理
福音之美如何
使瞎眼的能看見 瘸腿的能行走
被擄的得勢放 受壓制的得自由
我相信
於是看見

zoe    2009-04-02, 17:30:48 | 未填寫住址
親愛的喵哥哥,

今晚我要對你說感恩的話, 謝謝你給我吃了二個月的白吐司, 這是你為我做的最多最恰當
你讓我感受到, Godiva的追求,有時,多麼的傷人傷己
這是基督教一切中心化,教條化,偽善化,切蛋糕,繞圈圈神學的由來
也是我對Jesus哥哥的過度愛恨分明

今晚帶小映去那家本人熱愛咖啡店時, 買了半磅豆子送Jesus哥哥, 因為已經不在乎了, 就像我也不在乎哥哥能給我願意給我多少; 祖國對移民的意義是,非自己居住而留有回憶的地方, 重點是, 不會再回歸了
那是一段目光如豆的神經質日子, 當時在意的渴求的, 我已不在意不渴求

今晚, 咖啡店的人誤以為我是畫畫老師, 因為覺得畫得很好, Anyway, 畫得很盡興是真的( 我們畫了一幅浴女); 我愛畫畫起源於有一個很棒的啟蒙老師, 叫沈哲哉, 是個畫家
他教我的方式是, 都不理我, 有時最後為我上一片底色
至今我還聞得到他身上的菸草味, 用色, 筆觸, 他為我整理了畫面!
某角度而言, 他應該算是我的啟蒙牧師吧, 因為我看到了另一個層次的”在”— 非實用層次的在
因我總是第一個畫完無所事事, 他就為我畫像; 也有不知是誰的外國人, 帶我到有草坪的平房, 去喝可樂, 這樣的生活真美!
那就是我心中的基督教吧, 和”基督徒”與否一點都不相干

光潔大概一輩子不會說自己是”基督徒”了
如果有人問我信仰, 我會說, 我相信在基督寶血裡的連結, It’s all.

我相信顏色和熱情, 我相信音樂, 我相信世界公民, 我相信當你當我留了一點血時, 我會你會, 願意分享一條又實又軟又白又不太奶味, 的吐司, 給彼此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Dear 光潔小妹

我得跟你承認
有時我是讀不懂你的話的..這..應該不光是我的問題吧...我怎麼說都讀到博士了喔..喵
於是
我把讀懂的部份拼拼湊湊起來
然後相信
你總是善意而溫暖的
於是
看著看著
我也可以很感動呢

我的祖國與你有些不同
我會回去
而且一定樣回去 才感受到自己真正存在
才能給自己的流浪一個交代
這就是我心目中的天國囉

我有時很羨慕畫畫的人
他們真的有能耐上一片彩
就改變一整張的畫面
我猜
耶穌也是一個畫家
他在人的生命中作畫
有時我們不知道自己的生命為何如此的晦暗 甚或扭曲
不妨等等
人家也許還沒畫完呢
不急啦


473
條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