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我們
新聞
教會資源
會友部落
禱告關懷
留言板
新手上路
友善連結
影音資源區
相簿資源區
富光避靜小憩
討論區
忠孝教會行事曆
主日講章
小組查經


留言板

發表留言


zoe    2009-04-10, 16:38:54 | 未填寫住址
對我而言, 信仰是一種正名運動--發現自己的名字, 所以必然是本己的
信仰中不可能有Hero and fans," to fan somebody into somewhere"這種事, 叫多層次傳銷, 不叫信仰, 因為不是自我面對的
如果不承認文化基督徒
第一基督教會商品化
第二基督教必中心化/ 偶像化
第三還是回到那個分裂點--拒絕哲學拒絕社會學, 拒絕Eros

若此,"國度"也就不可能普天之下
"國度", 也就是教會罷了, 像小男孩的模型
那又能望向什麼永恆呢 ?
而, 這樣的教會大抵也將是什麼都談不完整, 又因不清楚不張力, 而鬥爭最激烈的教會(沒有組織內的對話民主, 就容易導致組織分裂)

你要說安頓, 對光潔言, 一定涵納藝術性與社會性
信仰不是小妹妹, 不是交朋友, 是一種精神實踐
如果一個人的精神不被承認, 請問他要參予什麼?

神性(聖經中心)與人性(存在中心), 是一個張力結構;當二者皆正當化浮出檯面, 我們才有了自我面對的起點

否則你可以陪我而不能愛我, 因我的人格被勾消了
不建立在對等性雙向性正當性基礎上的關係, 不是歸屬, 從而不是信仰集體( 而是領導中心; 領導中心夠格嗎? 豈在於離不離婚!安頓, 又豈在一個倫理安頓而已! )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信仰是本己的
因而
也就不需要承認
關於基督教會的面貌
對某些人來說 成了商品或偶像
都未必是因為拒絕哲學或社會學
當然
也不會必然因為拒絕Eros
相反的
哲學 社會學 乃至於心理學 或者任何學科
甚至各種的藝術或文學
則常常成了教會中的商品或者偶像
教會中的張力結構未必是政治或權力的形式
對信仰而言
或許更可能 也適切於宣稱與行動之間的距離
在神性與人性之間的
並不是某些或數個政治組織或部門
神職人員或教牧集團 與平信徒之間
也不是一種單向的統治結構
或許你必須決定
從對立與衝突的角度看世界
究竟是僅止於一種觀點
還是全部的世界觀
否則
探問一種系統的合理性與正當性的所在
或許會比要求一個系統必須含攝你所主張的成分或部門
要來的更適切些呢

zoe    2009-04-10, 10:37:51 | 未填寫住址
你的create concept是--安頓,這很棒, 可以含括:
阿藍哥的內向性--望向永恆的有限存有
龐哥的外向性--國度視野的宣教
Jesus哥哥的生活性--分別為聖(解經), 做主聖工(侍奉)

只有第三者的基督教, 必然向死而死, 因為太教會中心了
教會必須深向內省的根, 望向社會的天;前者向死後者向生, 如此向死而生
這是我對您的期待

**

你是第一個在福音派內, 願意跟我說"法蘭克福學派"六個字的人
多年來如果沒有那麼多堅硬與浮誇, 光潔斷不會鄙視厭惡

Heidegger比沙特多出什麼?
齊克果比存在主義多出什麼?
Hegel比馬克斯多出什麼?
哈伯瑪斯比法國後現代主義者多出什麼?
簡言之,一個整體觀而已, 一種我們彼此相依存的臍帶感
那就是信仰!
我們堅持個體性, 所以存在的歷史的
我們眷戀整體性, 所以本體的信仰的
如果我們是基督教最親近的同路人, 教會如何貶低我們 ?

如果我們必須從個體看向整體, 必須從相對出發看絕對,那是因為哲學與社會學, 無法建立在空泛之上, 這是必要的誠實與敏感度
基督教沒有一點容人, 一點合作意識, 只想獨佔整體觀的詮釋王座, 這是不可能的!
接納所謂"文化基督徒", 在教會內形成兩黨政治,是必要的--這是嚴肅要求, 也是光潔不斷要求(非某教授的東挪西湊玩意ㄦ--那叫國民黨與青年黨哥倆好)
唯有如此, 教會的怪象--一方面是極度嚴肅的呼召, 一方面是極度鬆散的聯誼組織--才有了現實的接合點, 歷史的切入點, 形而上與個體生命的整合點

入世聖召必須嚴肅以待, 絕非常青團契的李奶奶雷爺爺而已; 我們要求的, 是中堅影響力
當基督教落入專責關顧, 豈是父子聖靈, 普天之下, 萬國萬民, 萬福之本 !

如果我們標舉德雷沙, 是走到了窄路上; 如果我們標舉Hangs Kung,
也許有條大道; 何謂效標? 如何效標? 三思
如果我們思之不全, 寧可容納
( 更何況, "文化基督徒"以一般素質言,相對高知識水平;
唯獨信仰, 唯獨恩典, 唯獨聖經, 唯獨基督; 從來不是毒藥, 然若被用作銅牆鐵壁, 亦成毒藥)

**

對思想防之又防的, 對女生防之又防的, 不是聖經與婚姻嗎?
以你對我的了解, 這樣防下去, 光潔還剩什麼 ? 你要以什麼效標來看視我?

政治是生命的架構, 概念是信仰的基礎, 十架乃恩典所從出
( 儒家是最惡性的政治, 因其殺了政治; 一如喀爾文神權治理)
思想和信仰本來就是衝突的, 因此我們該將之納入體制, 形成必要張力--在"提出"秩序與"形成"秩序之間, 看見根基與活潑
小貓咪, 這是我們的玫瑰(阿藍哥)與白麵包(龐哥)誓言喔

愛上的, 是那個相信神話的純潔的sign
失落的, 是這個sign, 早已長成一個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失落玫瑰, 而過度純潔失去白麵包
就像馬列原教旨主義--
一個不可能的激進追求, 達到一個普遍的保守高度

效標之可畏, 在用來使以下引文成空言:

**

使用「典範」這觀念來描述西方神學發展的漢思.昆 (Hans Kueng) 認為,西方神學傳統所呈現的並非單純的一種新傳統代替舊傳統的這種簡單發展,而是在徹底的延續與斷裂間 (radical continuity and discontinuity) 的進展,因此,並不存在一種對傳統的重新發現 (rediscovery of tradition),反而是對傳統的重構 (reformation of tradition) 。因此,雖然改教運動的神學傳統在某個意義而言是取代了中世紀的神學傳統,但兩者在一個更深入的展面而言是維持著一種延續性的。倘若真是存在一種諸傳統間的「常項」(constants) 或共用的元素,那會是甚麼呢?按徐思 (David Tracy) 的理解,無論從屬於那種傳統,神學的理解活動必然就是一種對基督教信仰與經驗之間的詮釋活動,這種相互的詮釋帶來的就是一種「相互的批判關聯」(mutually critical correlations) 。對基督宗教傳統的詮釋和對當代生存經驗的詮釋是處於一種共時的狀態,對後者作神學詮釋時,基督教神學的效果史 (history of effects) 就已被預設了;對神學作當代的詮釋時,當代經驗亦同時被肯定了。單一的神學詮釋活動具備了兩種相互的詮釋元素在其中。
顯然易見,任何傳統若以為能夠壟斷詮釋的活動和結果,都只是一種對自身傳統作一種「非歷史化」和「非處境化」的尊大舉動;任何傳統若以為能夠跳出神學歷史傳統對基督教資訊作一種「非仲介性」的詮釋,亦只是一種自覺把詮釋活動中的種種「前見」(prejudice) 視而不見的做法罷了。其次,在基督教傳統與處境經驗之間的這種「提取」(retrieval) 與「存疑」(suspicion) 的詮釋活動中,必然導致不同詮釋間的關聯,人文進路與教會性進路之爭亦是這種關聯的表現,兩種典範透過相互的批判性關聯,從而尋找一種多元詮釋中的認同 (identity) 。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Dear 光潔

我說你對[效標]的觀念並不熟悉
你就是不肯聽喔
哈哈
你最後的那一句跟引文
我就不回應囉

多元主義不能用它的教義來解決問題
正如所有的宗教
都不能用它的教義來企圖規範他人

乃至於全世界
多元主義只應該承認並且發現人們是如何固執
它所要做的
是邀請大家來對話 交流 乃至於溝通 彼此理解
這不是我對它的期待
而是它的自我主張與宣稱

照樣的
我們只能要求那些有信仰的人
更深地反省其信仰的基礎
或者其中能有些創造性詮釋的空間
能提供一個真誠的信仰詮釋者與實踐者去耕耘

而或許同這兩種情境
假若我們對於[思想]與[信仰]的對話或融合有期待
提出一個規範性的架構
要求別人必須有一種[容人]的立場
就其實完全忽略了我們自來的理路
邏輯上
我們只能將這種對話與融合的理想情境
寄託在我們的努力之中
看起來
我不僅比你簡單
也比你有現實感喔

zoe    2009-04-09, 14:14:09 | 未填寫住址
法蘭克福學派(西方馬克思ㄚ), 當然!
為何"取消了互為主體性的正當性"呢? 不太懂您的意思
不過, 如果你說的是--不全然的基於主觀性, 那麼我是的
因為基本上我把生命視為Heidegger式的--Dasein(being/此在)對Sein(Being/存在)的disclose
所以是Ontologe基礎的, 不那麼純然社會學
光潔相信Hegel的歷史精神, 相信超越現實的意義, 所以不全然的相對主義, 也不民主
只不過對"絕對"存而不論罷了
而社會溝通理論, 是我們唯一能做的, 我們必須相信辯證, 因著我們的無能與無知

偷偷告訴你, 個人認為我們需要一個公民宗教, 她不會比基督教美麗, 唯一的優點是可以解脫特殊啟示的絕對優位性
再偷偷告訴你, 光潔罵個不停的和愛上的, 是同一回事--執迷不悔, 詩性語言, 友愛恩澤--在福音派中, 在基督裡

在天主教耶穌會聖家堂領洗時, 心中想的是與基督建立關係
心中想的是我愛T.Merton,方濟, 你們
你們純潔的笑顏, 是我第一眼就看見的, 那個聖誕節的午後
願以洗烙印!

每當悲傷時, 常想到Hangs Kung,和,施萊瑪赫的惡評--為信仰背叛哲學, 為哲學背叛信仰
然而你知道嗎? 或許他們和我一樣, 領受而實在無法接受, 特殊啟事高於一般啟示
或許他們和我一樣, 在信仰/愛情/哲學的三難中, 實在無法割捨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Dear 光潔

互為主體性做為方法論的基礎
要求一種理解與溝通的過程
而不是立場的不斷重述
於是
它必然邀請你投入一場冒險
而非棲身在自以為的安全之處
[存而不論]是行動和實踐中的方法
而不是一種宣示
[辯證]不僅是對無能與無知的承認
也是一種能力與認識的努力

Hangs Kung、施萊瑪赫
乃至於許多一時被認為離經叛道之人
都是啟迪人類的歷史導師
耶穌不曾釘他們十字架 而是為他們釘十字架
如果你也與他們一樣
也許你的真誠反思
能為我們帶來一些啟發呵

zoe    2009-04-09, 05:04:12 | 未填寫住址
這一串的留言和回應, 我唯一能說的是感動, 對你的態度十分感動
而落淚了
你是那麼堅定, 穩定, 溫柔的訴說著, 自己心中所信
使我想到第一次認識成哥時, 我們一直辯論著—是”這是我相信的真理”亦或”這是我選擇的我所相信的真理”, 聽出來了嗎 ? 我要辨明的是, 信仰是主觀真理亦或客觀真理
到如今, 我明白對你們每一個人而言, 這只能是客觀真理, 惟獨信仰,
惟獨恩典
光潔明白了, 明白你說的三個圈是一個圈
但是我對而言, 這只能是主觀真理, 第四個圈是我的家

喵, 光潔不是反教育的, 徹底不是, 否則不會花了大量時間看一些並不好懂的書(  非僅智性上的不好懂, 更是靈性上的不好懂, 比如潘霍華倫理學, 就讓我感到非常的純美, 又非常的害怕, 因為也許在我血液裡, 有種反教因子吧)
但是我挑老師的, 亂七八糟的"思想"太多了
藝術性的東西一定要挑, 對思想,音樂, 畫, 肢體美, 非挑不可-- 這點個人堅持!
如果小映小姐要找你,光潔"不會"拒絕, 因為你的純美
I love you and thank you.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Dear 光潔

你是我們家小妹咩
對你好一點是應該的啦
而且你們家還另外有一個美少女
也許你喜歡我
我會有兩個fan呢

你跟成哥辯論的問題不僅好玩
對我來說
還有另外一種詭異的成分
因為
”這是我相信的真理”
”這是我選擇的我所相信的真理”
都是主觀的
只是
對信徒來說
總有另外一種層次的客觀
屬於他自己的智性和熱情 屬於他所跟隨的路線的

我們對改教歷史跟教義傳統的脈絡的掌握和循序程度有所不同
某些於我而言可貴的標語
對你來說
反而成了毒藥
這種斷裂使得溝通非常不容易進行
所以我猜
你也是用了超過你所該給的耐心跟信任
來讀我的文字的
嗯..我該說些什麼呢
互相咩

zoe    2009-04-08, 15:07:08 | 未填寫住址
願不負人不負基督
基督, 求禰諒解!
潘霍華十字架上的恩典, 情境倫理學, 永在我心
我沒有背叛禰
然而教會與我, 有相異之詩相異之劍
那猶原是寶血之詩是非之劍, 卻承載著不同內涵
我們是不同的器皿!

聖聖聖, 上主萬有的天主, 禰的光榮充滿天際
歡呼之聲響徹雲霄
從主名而來的, 當受讚美, 歡呼之聲響徹雲霄

請禰容允我做出自己得以安然的選擇
自從始祖吃下分別果以來, 個體出現了, 然而我相信整體是美, 個體亦善, 視乎我們如何彼此對待
個體之姿, 我們誦揚禰

阿們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Dear 耶穌

請給我們可愛的小姐妹一些亮光吧
我們也都需要
我們同有一個主 一個洗禮 一個上帝
我很願意說
我們分享了一樣的信仰
但是他擔心
但是藏身在團體之中
可能會使他失去孤單的勇氣 奮鬥的熱情 和自由的創意
會嗎?真可能呢?
請向我們指出一條不會這樣墮落的路
並且幫助我們和我們的夥伴
都奮鬥
都熱情
活出真正的自由
奉耶穌的名


473
條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