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我們
新聞
教會資源
會友部落
禱告關懷
留言板
新手上路
友善連結
影音資源區
相簿資源區
富光避靜小憩
討論區
忠孝教會行事曆
主日講章
小組查經


留言板

發表留言


zoe    2010-06-21, 19:16:12 | 未填寫住址
PS.
基督教的定義以及婚姻的定義, 這樣的問題
我們有著非常大的出入
我想他已經最大化的糢糊了他的界線, 我也已經最大化的忍耐了自己覺得非常荒謬的系統
如果我們沒有這樣大的彼此遷就,根本連來往的理由都沒有
這終究是一個我完全不能理解的信仰吧, 無論它要怎麼傳都好, 千萬不要逼到我必須靠一本書活著就好
這真的會讓我害怕
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那樣人會活的比較好!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來問問我們吧
也許有人能跟你聊聊
你不能理解的經驗咩

zoe    2010-06-21, 03:13:13 | 未填寫住址
Larsson的千禧年系列, 處理了三個我覺得很漂亮的問題
(1)資本金融化中的產業空洞問題
包括媒體經營等; 這觸及了我的"旺旺"恐懼
(2)官僚組織的運作問題
(3)秘密組織意識形態極端化與自保問題

這三者其實你都可以對應到教會來看, 那麼你就會明白為何我認為教會是一個信仰上的多餘, 除非它可以有較成熟的自我平衡機制(但我不認為可能性高)

也許, 某程度上小映學校的那個年輕男老師就是你, 而她的老師則是某長老某教授某牧師
教會和小學都是一種意識形態封閉的官僚組織; 到了一個程度, 大家都學會了空洞的沾沾自喜, 並且共同致力於將一份沾沾自喜, 捏造得更加高高在上不可侵犯

但願你們是Larsson, 親愛的哥哥 !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你的[除非]構成了
我們討論教會的定性、定位或何去何從的課題的一個起點
在這裡起,有不同的取向

但是目標絕對不是容忍或放任教會做為一個官僚的監督體制
是這樣嗎?

zoe    2010-06-21, 02:36:33 | 未填寫住址
承上文

或者這樣說吧, 我以為, 一個所謂教會的地方, 不過是做了神與基督與愛的宣稱的地方
然則, 其既不代表神, 亦不見得近似於基督精神, 更不是愛的實踐法門, 他只是一堆言語混雜的變形物罷了
這和納粹與尼采相距很遠, 中共和左翼精神十分異質, 是一樣的
如果"神"變成一種牢不可破的既定規範生命型態; "基督"變成一種受虐被害與英雄意識; "愛"變成一種模糊是非的社交圓滑濟
我們為何要相信納粹, 中共, 教會 ?
如果吾人"擺上"為此, 除了豐某些人羽翼之外, 某些我們堅信的價值 ,已經被不成反敗了

所以我認為這是一種騙局, 所謂騙, 即其宣稱與暗示, 和實際狀態與內在意向不等量等質

你知道嗎? 911以後我對阿富汗問題開始感興趣, 而我不能想像究竟是怎樣的運作過程, 可以遮蔽一個社會整體的視野?
現在我已經了解了中世紀與中東, 在宗教掌理的部份

我相信這些人所得到的權力和道德包裝, 比他們的智力品格,高出太多太多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
或者這樣說吧, 我以為, 一個所謂教會的地方, 不過是做了神與基督與愛的宣稱的地方
然則, 其既不代表神, 亦不見得近似於基督精神, 更不是愛的實踐法門, 他只是一堆言語混雜的變形物罷了
這和納粹與尼采相距很遠, 中共和左翼精神十分異質, 是一樣的
------
嗯,真好
一個已然異化的教會究竟提供了甚麼樣形象或意涵呢
是教會不復存在
還是教會正待歸正呢
這也許是一個待討論的議題

至於中世紀和中東
對我來說
則是一個太龐雜繁複的題目了

zoe    2010-06-20, 17:24:49 | 未填寫住址
承上文

唯有在一種非催化無獎勵的狀態下,才有基於清醒與美善的摯情, 存在了

當我看著一張谷寒松和一張卡蜜兒的照片時, 心裡這樣想著
基督的愛沒有意識型態的疆界, 也無須規範與合諧的大力鼓吹喃喃自圓
我實在覺得神和聖靈和主內等言語, 非常討厭阿
那不是任何教的專利!關於駐紮在你我之間的愛, 那是本有的

教會是一個多餘, 當他必然的被語言慣性與權力慣性與意識形態極端化, 所宰制時
這樣的集體性, 人是無法反制的

我們應當拒絕

zoe    2010-06-20, 15:51:59 | 未填寫住址
承上文

我想, Larsson和我最相似的地方在於-- 我們對思想被支配, 社會地位被支配, 情感被支配, 會很清楚決然的Say no!
在這樣的意義上, 我們永遠不可能成為基督教徒, 因為我們不相信通過規範合諧的方式可以通往愛

所以我跟小映說, 如果一開始我遇到的人是喵喵叔叔的話, 我會接受基督教的, 因為他不是:1,支配性的2,支配乃以自利為中心的3,自利動機被包裝隱藏的; 也就是說, 他的專斷與名實不符和誇飾性比較低
但是, 我也跟小映說, 醬反而更不好, 因為比較不容易看見, 基督教的第一塊磚, 就不是我以為然的

我們有那種絕不會接受宣稱, 也絕不相對主義的血液; 就是需要通過 理性的是非! 規範性和妥協性都很低
這是我們的第一塊磚
管理員回覆 管理員回覆:
也許
在這樣的思考下
不僅不可能成為基督教徒
也不可能成為任何的宗教徒

我自己想
理性思辯會是全部有價值的認知活動嗎
或者信仰本身
也能是有益人生得一種思維呢?


473
條留言